这到不必牛金沉声说我岂能眼睁睁看着纪将军为

众彩娱乐平台官网 admin 浏览

小编:粗粗一看,只见那些士卒惊呼连连。连滚带爬朝曹仁营塞而等他们再近一些之时,牛金方才看清楚他们中有些人手上持着的旗帜,旗帜明明白白写着曹,徐。但是旗帜均是破烂不堪。

粗粗一看,只见那些士卒惊呼连连。连滚带爬朝曹仁营塞而等他们再近一些之时,牛金方才看清楚他们中有些人手上持着的旗帜,旗帜明明白白写着“曹,徐。”但是旗帜均是破烂不堪。
 
    “将军!”王涛咽咽口水,喃喃说道,“恐怕徐晃将军被那李林麾下将领击溃败回了!”
 
    “哼!我早就知道!早就有斥候传来消息了!没想到此人也有如此狼狈之时!”牛金摇摇头轻笑一声,竟然有一些笑徐晃,看来徐晃与曹仁麾下的将军也有一番的争斗啊,牛金立即面色一正,吩咐麾下士卒说道,“全军戒备”
 
    随即,自有牛金的护卫敲响营中警钟,唤醒一些熟睡中的曹军士卒。“将军!”王涛望了一眼营塞之外,犹豫说道,“不若打开营门放我军将士入内,若是放任他们在外,遭那李林毒手………………”
 
    “荒谬!”牛金沉声喝道,“区区些许旗帜,你便认为他们为我军中将士?如今轻易便将他们放入。倘若是李林麾下敌军,那该当如何?”
 
    “可是…………”王涛眉头一皱。指着远处溃败而来的众多曹军士卒说道,“但是倘若是我方将士,难道将军便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李林所杀?”
 
    “待我见到徐晃,再开塞门亦是不迟!”牛金沉声说道,就在王涛欲要再劝的时候,忽然外面曹军士卒喧哗之声大起,王涛望了眼那处,惊声说道,“将……将军,那后边的可是敌军?”
 
    “我亦看得到!”牛金低声说了一句,凝神望着远处,只见远处昏暗之地渐渐涌出无数士卒,好似正在追赶面前的曹军,不用多说,自然是那李林麾下的敌军,曹仁已经看到了金字辽旗飘扬了。
 
    牛金紧紧握着拳,皱眉望着那些敌军,“怎么回事,这个李林…………早间出营的辽字大旗定然是李林哄骗我们!啊…………中计啊!”牛金满心的悔恨,没想到自己的将军竟然没有发现,眼前这才是真正的李林!
 
    正欲说话,牛金却听到身旁王涛一声惊呼,“区区百余人,也敢去断后?”牛金急忙放眼望去,只见曹军有一将仅仅带着身边百余名士卒断后。不往前跑,竟是反身向后,欲拦截追赶而来的李林大军…………
 
    “匹夫,你回去作死耶?”牛金怒骂一声,既然是徐晃统兵,身着将军模样铠甲的自然也就只有徐晃了,不过,除开个人的恩怨不提,牛金倒是蛮佩服徐晃的做法的,他哪知道,真正的徐晃早已经被李林捉拿了,这个人其实是在做戏的阎柔…………
 
    至于面前牛金斥候看到的激烈厮杀场面,也全然是假的,那些倒地身亡的“两方士卒”其实仅仅是受了些轻伤罢了,雷声大雨点小,黑灯瞎火之下,牛金斥候倒是也分不出真假来…………
 
    看着眼前的假徐晃,“唔!”李林微微一点头,轻声说道,“按计行事”
 
    阎柔点点头,随即大喝一声,与李林的大军激斗起来,期间两方怒喝连连,极为逼真,远远的,牛金自看不清那徐晃面貌,不过此刻的他也不会在意此事。只是见徐晃败像顿显,有些支撑不住之际,牛金怒喝说道,“单逞匹夫之勇!匹夫!还不速速退却,莫非欲做那李林大军枪下之鬼?”
 
    “将军!”身边王涛显然有些按耐不住,焦急说道,“如此下去,徐晃将军必然被那李林大军所破,将军还开启营门,放我军将士进入,再让末将引兵敌住敌军,助徐晃将军一臂之力!”
 
    说到开启营门,牛金心中好不犹豫,正思索间,他忽然望见距离自己营寨颇近的曹军竟然遏止了退败之局,重结阵势,其中更是有一将大喝连连,指挥麾下士卒列阵,不从者,皆被他所杀。
 
    “咦?”牛金楞了一愣,心中一动,试探着喊道,“喂,那将,你家将军呢?”
 
    只见曹军中的将领望了一眼营塞,怒吼说道,“将军且在为我们断后,你岂是看不到?”
 
    牛金也不气恼,点点头复言说道“敌军势大,不若我开启营门,你且引军进来?”
 
    “不必!”只见那将大声回道“你自叫麾下士卒好生把持营寨,倘若营塞有失,我等就算此处不死,回去曹仁将军处亦要受地军法处置,你好自为之!”
 
    “确实乃我军!”牛金松了口气,笑着对身旁王涛说道“倘若是敌军,必骗我等开启营寨之门,唯有徐晃那匹夫麾下将领,才会如此!哼!这匹夫素来无礼!”其实徐晃不是无礼,这是徐晃的性格与曹仁麾下的士兵有一些格格不入而已,屡次发生了冲突…………
 
 第八十八章
 
    自从跟徐晃一来,看不惯曹仁麾下将士们很多的做法,每次都是爆喝而出,有几次差一点引起火拼,而徐晃带的五千精兵则是十分的有纪律,根本就不会让牛金他们抓住什么把柄,每次出事都是曹仁麾下的人的错误,都被曹仁压了下来,所以曹仁麾下的一些将领才回对徐晃反感,但是也只是反感而已…………
 
    “那营寨之门开是不开?”王涛犹豫着,问牛金说道。
 
    “开!”牛金一咬牙,既然自己心中已经确定是己方的士兵,就不能白白让李林大军屠戮,望着王涛说道,“待会我开启营门,你便引一千精兵前去助那匹夫一臂之力,若是他在我们守的大营门前身死,日后回复主公我亦不好分说!”
 
    片刻过后,牛金下令开启营塞东门,随即王涛便引一千精兵出门而去,前去助徐晃一臂之力,待他经过兵阵时,朝着那将喝道“速速进营,徐晃将军自有末将前去营救。”
 
    “如此多谢了!”那将皱皱眉,方才抱拳说道,待他一转身。朝着麾下士兵兵,喝道“速速进营!”待得身边几名举着火把的士兵经过,登时照亮了此将的脸竟是阎志,而王涛自然没有看到阎志转身之嘴角挂起的那一抹笑意…………
 
    “快快!”营门之下的牛金急切朝着阎志喝道,“休要给敌兵可趁之机”
 
    “诺!”阎志一面指挥着麾下士卒入内,一面暗暗接近接近牛金,口中说道,“我替麾下众将士谢过牛金将军!”
 
    “这到不必!”牛金沉声说道。“我岂能眼睁睁看着纪将军为那曹军所破?”
 
    “将军高义!”阎志不动声色地接近韩遂,虽是心中杀意顿起,但是脸上却满是笑意,轻声说道,“我各随我家徐晃将军身边只是,将军也是经常提起将军,夸奖将军高义!”
 
    “提起我?”牛金面色忽然一滞,随即复笑道“徐晃将军乃我至交,想来自会提及我!”阎志笑着附和。
 
    “咦?”忽然,牛金好似想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装作气恼说道,“将军何以如此?”
 
    “我便叫你死地瞑目!”牛金冷笑着说道,“我与那徐晃匹夫素来不合,他岂会提及于我?放箭!”牛金一声令下,顿时营寨门处射来箭如雨至,该死!阎志懊恼地暗骂自己一句多嘴。
 
    而王涛正好走近阎柔,口中呼道“徐晃将军,末将前来助你!”
 
    阎柔对眼前跟自己交战的敌人使了一个眼色,随即对方便叫心中意会的,一咬牙,左臂被阎柔刮了一道,登时血流如注,阎柔回头对王涛喊道道,“来地正好。与我同杀了此人!”
 
    “杀!”王涛策马上前,手持长枪走至阎柔身边,与他同拒敌军。其余麾下曹仁士卒,早已经与敌军交战在一起了。
 
    王涛正要与他认为的徐晃,将军同敌敌人,没想到却见对方将领收起长枪,勒马冷眼望着自己,心中颇怒,冷冷说道,“匹夫!此刻却是勒马不前?”
 
    没想到那人淡淡说道,“自有人杀你!”
 
    “何人?”王涛望了望旁边身边,却不曾见到何人是李林大军的将领,冷笑说道,“你说的杀我之人何在?”
 
    “在此!”王涛身边的阎柔大喝一声,举起长剑一剑砍下王涛头颅,提着王涛的头颅到了李林的身边,顿时王涛麾下将士大愕,显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顿时被敌军杀地大败。
 
    “糟了!”忽然,李林望着牛金营寨,只见牛金营寨之中剩余的士兵已经跟到了门前的阎志麾下士兵站在了一起,沉声说道,“被那牛金看破了”
 
    “不可能!”正要拿着王涛头颅与李林表功的阎柔一听李林话,凝声说道,“若是牛金看破主公之计,必不会派此人出来”
 

当前网址:http://bussim-ed.com/a/zhongcaiyulepingtaiguanwang/20180430/8.html

 
你可能喜欢的: